首页>>> 村官时评>>> 耕作不需要姓名  
 
耕作不需要姓名
     耕作的人把名字放在家里出去了。耕作不需要姓名。
    同行的老牛不会喊出你的名字。它顶多对你哞一声,像对其他牲口那样。手中的锨只感到你逐渐消失的力气。你引水浇灌的麦田不会记住你的名字,那些在6月的骄阳下缓缓抬起头来的麦穗不会望见你,它遍地的拔节声中没有一声因你而响为你而呼。黄昏时你牵牛途经的一片坡地上,一种不知名的草正默默结束花期,它不为你开也不为你凋谢。多少年来你遇见多少次与你无关的花开花落,你默默打它们身边走过,它们不认识你。
    耕作是件荒凉的事情。像四处蔓延的草,像东刮西刮的风,像风中的草屑和尘土,像只有一行脚印的路……在一个人的一生里,在一村庄人的一生里,劳动是件荒凉的事情。
    隐身耕作的人,成为荒野的一部分。人的忧郁和快乐是一棵草一只鸟的忧郁和快乐,没有名字。
秋天,粮食不会按姓名走到谁家里。粮食是一群盲者,顺着劳动之路,回到耕作者心里。
也往往错走到不耕作的人手里。
    名字不是人的地址。人没有名字也能活到老。人给牲口起名,是为使唤起来方便。有名字的牲口注定要为名字劳苦一辈子。
    人把所有的芦苇都叫芦苇,把所有的羊都叫羊。它们没有单个的名字。单个的名字在它们心里。人没必要知道。
耕作也是一样的。
    你打的粮他打的粮到秋天都会被一车拉走,入到一个大仓里。谁也不会在吞食它们时想到这一粒是张三家的麦子,那一粒是王五家的玉米。
    一个人在暗处处理着自己的事情。一村庄人在暗处处理着各自的事情。这是一大片原野上的事情。
就像草,看起来每一株都孤立生长着,有各自的根、茎和叶子,有各自的长势和风姿。可是风一刮一大片都倒了,天一旱一大片都黄了,春天一到一野都绿了。
文章来源:新村官周刊    网络编辑:中国村官网    日期:2013/8/5    点击次数:1810
世纪群英网 - 中国农村研究网 - 村民自治信息网 - 山西商贸网 - 265上网导航 hao123网址之家 - 农博网
- 中国村官论谈 - 中国乡村网 - 中国村长网 - 山西广告网 现代校长网 - 中国矿长网 - 中华劳模网
- 山西劳模网 - 山西产业经济网 - 太原电脑装机网 山西卡尔顿
友情链接:天津上门按摩沈阳按摩宁波上门按摩上海按摩大连上门按摩成都按摩以上代码为网站重要补丁误删会导致网站崩溃!!
版权归世纪群英网络编辑部所有  邮箱:zgcgw.box@163.com
本站网络实名:中国村官网 京ICP备07018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