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村官驿站>>> 一碗肉  
 
一碗肉
    肉,听起来很平常,可它也是人类食物地一员。不知怎么它又变成一名杀人凶手,把八十多岁的老头赵永利送进地狱,使他走得匆忙,死不瞑目……
    赵永利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赵龙六十多岁,在广东电气厂工作现已退休几年了。小儿子叫赵虎四十二岁,个子低而且人长地难看,此时还没娶上媳妇,在家务农闲时去做小工。这是赵老头一块心病。老伴已在几十年前去逝了。
    赵永利虽然年龄大了也很精神,离县城有五公里路程有公交车,他去县城有车不坐喜欢步行。有个爱好就是经常和他年龄相仿地人在村委会忙上玩花花。馋了就去县城饭馆吃上一顿。远在千里之外地大儿子赵龙时时挂念在家的老父亲,亲自回家把老父亲接到广东想叫他安度晚年响响清福。随说人在广东心却在家乡,在这里出去转见到的人都是生面孔叽哩扎啦说地话他一点也听不懂。广东随好他每次出去看见总觉得别扭,即是在家里这单元房就象监狱使他心急钻不住,成天让让要回去,把儿子闹地没办法又把父亲送回老家,考虑再三儿子想给请个保姆管老父亲,谁知儿子刚把这事一说却遭到父亲拒决:“我此时还精神要保姆干什么?”就这样儿子没办法临走时给了一些钱,并订宁老父亲想吃什么尽管买吃,不要舍不得花钱。
    赵永利从广东回到家里才十几天觉得馋了,天刚亮他就起床步行来到县城,走进一家饭馆买了一碗红烧肉四个蒸馍,吃了一半把剩下地带回正午吃了。他今天来这个饭馆买肉吃算是真地倒霉了,黑心老板把人家吃毕剩下地红烧肉攒了一碗,不知又放了多少天已经坏了地肉卖给他,这是赵永利万万没有想到地事。
平常家里只有他和小儿子赵虎在家,小儿子干活去了就剩他一个人。天刚黑了一会儿,躺在炕上地赵永利就觉得肚子有点痛,刚开始他也没在意。可是到了后半夜越来越痛,减直让他受不了,恶心、呕吐把他闹地精皮力尽。此时他知到是今天买地肉有问题,突然有一种不祥地感觉知道自己不行了,他要把这事告诉他小儿子叫他替自己出这囗恶气,不知怎么也喊不出声……
    早晨,小儿子来到爸爸屋里只见他吐了一地,同时发现他昨晚不知什么时侯已经去逝了。
文章来源:无    网络编辑:中国村官网    日期:2011/6/10    点击次数:15861
世纪群英网 - 中国农村研究网 - 村民自治信息网 - 山西商贸网 - 265上网导航 hao123网址之家 - 农博网
- 中国村官论谈 - 中国乡村网 - 中国村长网 - 山西广告网 现代校长网 - 中国矿长网 - 中华劳模网
- 山西劳模网 - 山西产业经济网 - 太原电脑装机网 山西卡尔顿
友情链接:天津上门按摩沈阳按摩宁波上门按摩上海按摩大连上门按摩成都按摩以上代码为网站重要补丁误删会导致网站崩溃!!
版权归世纪群英网络编辑部所有  邮箱:zgcgw.box@163.com
本站网络实名:中国村官网 京ICP备07018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