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村官驿站>>> 村长家的鸡  
 
村长家的鸡
    村长家有一只很会下蛋的老母鸡,每天天还没有亮母鸡就“咯咯咯”的叫起来。老母鸡抬头挺胸雄赳赳气昂昂想全世界炫耀着它最会下蛋了。每当鸡一叫完,村长夫人就百米冲刺般的飞奔而过抱起来母鸡掏出金灿灿的鸡蛋吻个不停。村长看着夫人娇滴滴的这副模样心里更是美滋滋的。
    鸡一叫小黑就心烦了,小黑的家和村长的家瓦头挨着瓦头外面什么动静常常被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小黑是在村长矿上工作的,每天夜里都在矿上挖呀挖,好不容易熬到三四点下班。刚刚躺在热炕上那只该死的老母鸡又“咯咯咯”乱叫一通。怒气攻心的小黑来了一个“咸鱼翻身”翻过身子站起来满脸暴怒的青筋惊现在额头上,小黑找来了棍子和大刀夺门而出,嘟嘟囔囔的吵着要灭了村长那只老母鸡。这可不把老婆小花给吓坏了把村长家的鸡给剁了那岂不是自己剁掉自己的活路。小花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插着腰板塞在大门口堵住了小黑,连声劝告小黑“冷静”
    原来小黑是给村长的矿上打工。村长有权有势还给了份工作,把他的鸡给剁了那不是石狗公面前抢饭吃———不要命了。依情依理都是不应该将人家的鸡给杀了。小花好劝歹劝答应小黑明天去跟村长反映情况让村长自己处理。也总算把小黑给劝住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村长家的老母鸡又清清喉咙“咯咯咯”的叫起来。小花瞄准了这个时刻立马跑到村长家门口。把这情况一一的道给了村长听。这时候村长夫人好像小孩子得到不常见的宝贝似得开心的手掌乱拍。村长面露难色的告诉小花:“这鸡可是我老婆的宝贝,杀不得”“真的没办法?”小花尝试着哀求村长。“真的没有办法”村长没有任何理由杀自己家的鸡。村长夫人似乎也听到了要杀这只很会生蛋的老母鸡。村长夫人拉着村长的衣袖轻轻的抖了抖,跺跺小脚告诉村长“谁要杀我的鸡窝跟谁急”话虽然不大声,但是当场就没有谁敢再出声了。小花默默不作声,村长夫人倒乐了起来,“你不会叫你家的小黑忍着点啊!这鸡能叫上几分钟!”村长一脸的尴尬,小花也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回到家里小花也只好将情况说给小黑听。小黑的怒火正烧掉了最后的一根头发,对着自家的墙拳打脚踢,火气正盛的时候还不忘记来几句老农式的粗言碎语。小花看不过眼上去拉了一下小黑,没有想到这可真是条汉子,一甩就把小花抛到了角落里。小花打了个趔趄跌倒在地上,再也按奈不住这情绪了,指着小黑的高鼻梁破口大骂:“闹闹闹,赵小黑你除了会再家里瞎囔囔还会做些什么。有种就去剁掉那只该死的母鸡”小花气也不断的一连骂了许久。小黑被气得像只大猩猩似得,牙齿都隐约见到血丝,拿起大刀往外跑。
冲出门外小黑自然的缩了一下头脑壳子做贼似得四处张望着,好不容易目标人物出现,村长和夫人要出门了。小黑蹲坐在门角等待着村长和夫人扬尘而去。远远看到村长已经不见踪影了这下小黑才露出邪恶的笑容。
    老母鸡正啄着村长夫人赏赐给它的米饭,眼看小黑跳了进来“咯吱咯吱”的扇动着翅膀四处逃命。小黑使出了金庸先生的九阴白骨爪一把抓住了老母鸡恶狠狠的眼神直接透视老母鸡的五脏六腑,换了一个姿势又来了一招屠龙刀,手起刀落老母鸡本来应该命丧黄泉的。忽然小黑脑海出现了邪灵般的电影画面,村长高大的形象充斥着整个脑袋。手里的老母鸡已经差不多被掐得透不过气了,小黑还是吁了一口闷气决定把母鸡给放掉,想了很久村长是不能得罪的。小黑恶狠狠的说:“你这该死的,始终有一天我要杀了你”紧紧抓住的手松开了,老母鸡被吓得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只得在小黑的脚上乱串。理智已经完全败给了情感的小黑一脚向老母鸡飞去,老母鸡惊起悲鸣着“咯咯咯”
    小黑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抱着头往家里跑,走进房门紧紧关上大门还用那把挖矿的锄头给大门顶上。小花见到小黑这般惊吓原来的气也消了许多着急的问:“怎么了”小黑因为害怕的缘故手脚似乎不听使唤了,颤颤抖抖的嘴唇震动着:“我把村长的鸡踢飞了”“啊?真的吗?”“没事的,别怕”小花像抱着孩子一样紧紧的抱住小黑。小黑松开了小花的肩膀悄悄的透过窗户小心翼翼的像窗外望去。一只老母鸡一拐一拐的在“咯咯咯”的叫着。小黑拍拍胸脯走到床边蒙起被子睡觉。
    第二天村长家的母鸡又“咯咯咯”的叫了起来。这次小黑真的是彻夜难眠等的就是老母鸡这几声鸡啼。听到这只该死的老母鸡还能够叫小黑的心也就踏实了蒙起头再睡。周公还没来得及找到小黑,小黑听到外面的尖叫声。“我的蛋呢?我的蛋呢?”村长夫人惊叫起来。这下可好,小黑从床上翻滚下来,难道老母鸡动了胎气?小黑越想越害怕!豆大的汗珠从额头莫名其妙的钻出来。小花也在梦中惊醒一道灵光从小花的灵魂中闪过,灵机一动跑到厨房拿了一个又大又圆的鸡蛋百米冲刺般跑到村长夫人面前:“嫂子你家的老母鸡在我家门口下的蛋,我给你送回来了”这样村长夫人才破涕为笑。
    以后每天早上老母鸡总是拉起警报,小花也必须抢在村长之前把鸡蛋送到鸡窝。鸡一叫小花就跑。常常有一点动静小花总是好像受惊了的小鸟,时时刻刻的准备着奔跑。这一切小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终于鼓起勇气夜里杀掉这只老母鸡。
    鸡还没来得急杀村长的矿上出事了,村长撤职调查,小黑当上了代理村长。一切都充满着戏剧性。这时前村长和他老婆将老母鸡五花大绑的捉过来交给现任村长小黑处置。望着这只可恶的老母鸡小黑冷冷的笑了起来。昨晚还想着暗杀你,如今倒好送货上门了。小花已经迫不及待的抡起大刀要把这只害的她日日夜夜不得安眠的东西宰掉。
    忽然听到老母鸡“咯咯咯”的叫起来。小黑代理村长犹如醍醐灌顶深埋在骨子里的灵感都振奋出来了。大喊:“且慢,这鸡杀不得”前任村长陪着笑脸说:“杀得,杀得,现在这鸡是你的了”小黑故意提高着嗓门“小花,拿个鸡笼过来我要豢养着,我要让它三点钟叫我起床”“哎,好的”小花忙着去找鸡笼。屋子里只剩下前任村长和夫人尴尬的笑声。□  武志强
文章来源:无    网络编辑:中国村官网    日期:2011/6/3    点击次数:16200
世纪群英网 - 中国农村研究网 - 村民自治信息网 - 山西商贸网 - 265上网导航 hao123网址之家 - 农博网
- 中国村官论谈 - 中国乡村网 - 中国村长网 - 山西广告网 现代校长网 - 中国矿长网 - 中华劳模网
- 山西劳模网 - 山西产业经济网 - 太原电脑装机网 山西卡尔顿
友情链接:天津上门按摩沈阳按摩宁波上门按摩上海按摩大连上门按摩成都按摩以上代码为网站重要补丁误删会导致网站崩溃!!
版权归世纪群英网络编辑部所有  邮箱:zgcgw.box@163.com
本站网络实名:中国村官网 京ICP备07018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