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村官风采>>> 邹光蓉:“梦想” 当家庭主妇的村支书  
 
邹光蓉:“梦想” 当家庭主妇的村支书

    20年,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生命的蜕变。
    但20年,对邹光蓉来说,蜕变不仅仅限于自己的人生,还延展到了整个村庄。
    20年前,邹光蓉还是个新媳妇儿。她提着行李只身嫁到龙泉驿区大面街道蒲草村,怯生生地站在村口看见一个川西丘陵地区的贫瘠村庄。如山的债务,压得全村喘不过气。
    20年后,邹光蓉已经成了邹书记。她穿着黑色连衣裙站在村头望不见边的葡萄地里,笑说着自己其实有相夫教子的梦想。小小蒲草村已承载不下产业的发展,当地人把葡萄种到了遥远的安徽。
    一个想当家庭主妇的女人,是怎样的一个书记?

一个“上任”就“辞职”的女人

    2005年,时年35岁的邹光蓉是龙泉驿大面镇连山村的村委会主任。相对于周边的几个村,连山的经济还算过得去,如果没有什么意外,邹光蓉可能会像绝大多数村委会主任一样,平平淡淡做自己的工作。
但意外出现了,由于区划调整,连山和周边的土桥、蒲草三村整合成为了一个新的村蒲草,她被高票公推直选为蒲草村党总支书记。
    至于为什么自己会被选上这样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位置,邹光蓉至今也不能说得明白,村里老一点的人也不能说出个准确的一二三四,大多的评价只有一句淡淡的“她这人实在”。
    从职务上看,邹光蓉算是“升官”了,从“村委会主任”一下成为了“党总支书记”。但这个“总支书记”在一个由三个村组成的矛盾重重、利益纠葛的新村中,却实实在在是个“吹风筒里的耗子”:三村合并,村集体负债达189万元,老百姓的年人均纯收入不足3000元。家底不仅单薄,人心更是涣散,来自三个村的好些“干部”,总想把“好处”往先前村“偏”,搞得议而不决、吵架拌嘴的事情常常发生。邹光蓉虽是村里的“最高领导”,但毕竟是外来的媳妇,还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女人,说话顶不上大事,夹杂其间,苦不堪言。
    上任不到一年,这位“新官”做出了一个绝大多数人在困境中都会选择的决定逃避。她向上级递交了辞职报告,坚决要回家带孩子。
     报告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未获得通过,于是她索性耍起了性子:干脆把手机关了,整整一周不去上班。
邹光蓉的“消极抵抗”换来的是大面街道几个领导一齐上门的苦口婆心,大家都说,她这几年的表现 “有公心”,心里还装着村民们的事情,应该坚强一点,把这担子挑起来。老公也给她打气,“你要撑起,要不然有人更加认为我们家无能。”
    领导们的苦心,心里放不下正在为征地补偿扯皮的村民,不服输的倔强性格,对已然想好的计划的不舍,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让邹光蓉最后还是回到了村党总支部。
    想明白了的邹光蓉这次回来下了大决心:一定要干出点事情来。
    但她没有想到,这后来的6年会是如此的艰辛。

一个带领村民赚了钱的女人

    6年时光,邹光蓉在成长,梦想在实现。
    6年前,在刚刚担任村党总支书时,她有个期望,想拥有一群能干事又团结的伙伴,如今她实现了这个期望。6年前,她想让蒲草人过得不那么寒酸,包里能有点钱,腰杆能硬起来,这个愿望如今也成为了现实。
说到钱,当然就要说到蒲草的葡萄。一进蒲草村,放眼望去是一片绿油油的葡萄藤,绿得滋润,绿得养眼。
这像海洋一般的葡萄是她的心血,智慧,甚至艰难的见证。
    2006年前,蒲草村就已经有人种起了葡萄,但是始终没能种出气候。翻来复去地思考,执拗的邹光蓉认定葡萄能改变蒲草的命运,但她想不通为什么就做不起来?她在村里号召和发动,应者寥寥,因为很多人都怀疑,这个东西真有她想的那么神奇?
    2006年7月,邹光蓉带领伙伴们历经1个月时间调查走访了成都周边近20个农贸市场,登门拜访了50多个水果客商,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