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村官风采>>> 王坤友:一个村官的45年坚守  
 
王坤友:一个村官的45年坚守
在殡仪馆送妻子的时候,王坤友还强忍着悲痛。8月4日,在长江之畔的安徽省无为县蜀山镇,新安村党总支书记王坤友向记者讲述两年前老伴去世时的情景,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
现年62岁的王坤友朴实憨厚。他在向记者介绍自己的工作经历时始终面带微笑,让人丝毫感觉不出来是一个身患癌症的病人。1965年10月,年仅17岁的王坤友出任新安村团支书。在此后的45年时间里,他先后担任村党支部副书记、书记、乡经委主任、副乡长、泊山洞管理处主任等职,现任新安村党总支书记,被人们誉为永不松套的“老黄牛”。
三次任命,他当的“官”一次比一次小,接的任务却一次比一次重。
1992年冬天,随着放炮炸石后的一声巨响,蜀山镇下泊山裂开了个大口子,烟尘散尽,一个天然溶洞呈现在人们面前。
转过年来,蜀山镇政府决定开发泊山洞,以旅游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可是让谁去开发管理山洞让人犯了难。当时下泊山荒草丛生,一间房子都没有,再说洞口也只是刚炸开的,里面又黑又深,根本见不到底,要去干活就得钻山洞、炸山石,大家都知道这是件苦差事,谁也不愿意去领这个任务。
镇党委想到了王坤友。可是,他们把王坤友叫到办公室后却半天开不了口。1988年,王坤友被提拔为原蜀山区黄姑乡副乡长,任期内业绩和口碑都很不错。可到了1992年机构改革,蜀山区撤区并乡,黄姑乡并入蜀山镇,乡聘干部一律解职,王坤友由副乡长改任为建成村党支部书记。“这个时候再让王坤友到一个荒山上当‘洞主’,他会同意吗?”镇党委负责人心里直打鼓。
“我乐意去。”王坤友十分干脆地接下了这个“烫手的山芋”。在谈话后的第二天,王坤友就卷上铺盖来到了下泊山洞口,搭个工棚住了下来。
就在泊山洞开发施工的第一天,问题就出现了——工人们看着阴森森的洞穴,谁都不愿意先下洞。见此情形,王坤友毫不犹豫地钻到洞中探路。工人们见到王坤友第一个下去了,都赶紧跟着进了洞。
就这样,无论是清除淤泥,还是放炮施工,王坤友总是冲在最前面,苦活重活抢着干。到了后期,他干脆就睡到了洞里,每天只睡4个小时。“我必须得这样,开发初期,资金紧张、人手不够,我要是偷一点儿懒,工人们就不会跟着我玩命干,那样工期就没法保证了。”王坤友对记者说道。
第二年3月,有一天王坤友突然感到膝盖酸疼。乡卫生院的医生给他作了检查,诊断为关节炎。医生好心地劝他:“你的腿得了关节炎,不能再住洞里了,洞里寒气太重,你这样长年累月住在洞里,以后身体就拖垮了。”而王坤友却笑着说:“我还以为什么病呢,呵呵,没事的!你看我的身子多壮实!”说完,他拖着疼痛的双腿又回到了山洞里。
克服了重重困难,这年5月,深达800米的泊山洞游览线路终于被打通,美轮美奂的钟乳石奇观终于跟世人见面。“活干得漂亮,工期也大大缩短。老王真是好样的。”直到现在,知情的人都直竖大拇指。
2001年,已经53岁、在泊山洞风景区管理处干了8年主任的王坤友,又面临新的人生选择。他刚刚把一座深匿泊山之中、荒凉偏僻的天然溶洞变成了国家3A级景区,变成了无为县乃至巢湖市的一张旅游名片。
就在这时,组织上又找他谈话,准备让他出任建成村党支部书记。
谁都知道,建成村负债累累,干群关系紧张,是全镇最大的“烂摊子”。前一届“两委”班子只干了8个月,就剩下一名会计留守。“我当时犹豫了一下,印象中这是个‘最难干’的村,但想想做副乡长、做管理处主任时苦活累活都过来了,也就啥也不怵了。”王坤友坦言。
“你怎么这么傻呀,这个“烂摊子”,几届班子都干跑了,你怎么去收拾?”对于王坤友的这次领命,有的人摇头,有的人劝他不要去。
可是第二天,王坤友就抱着他的铺盖卷来到了建成村,既当书记,又担当起村主任、民兵营长,他“党政军一把抓”,成为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书记”。
王坤友首先解决对群众来说最为敏感的债务问题,然后又积极解决水利、乡村道路等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问题,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建成村“两委”班子正常运行,村庄面貌大为改观,干群关系迅速融合。
2003年,王坤友老家新安村的班子出了问题,村书记调离岗位。面对新安村100多万元的债务,没有人愿意再去当这个村书记。就在这个时候,蜀山镇党委又想到了能打“硬仗”的王坤友。
就这样,王坤友抱着铺盖卷又来到了新安村。村里比王坤友大十几岁的村民徐关怀说:“刚搞好一个村,现在又接‘烂摊子’,人家官越做越大,他的官越当越小,还干回老家来了,真是想不通。”王坤友笑着说:“组织上让我干,是对我的信任,谁让咱是党员哩。”
铺盖卷被扔了,他笑呵呵地捡回来,锅被砸了,他也不生气,还是一心一意为村民做实事。
“王坤友的铺盖卷被村民扔过,锅也被砸过。”蜀山镇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爆料”。
原来,2001年王坤友走马上任建成村书记那天,正好是元宵节。王坤友刚把铺盖卷放到村部办公桌上,一个浑身酒气的村民就跟了进来嚷嚷:“一个外村人来干书记?我们建成没人了么?”说完拎起王坤友的铺盖卷一把扔到了门外。王坤友乐呵呵地把铺盖卷捡回来,转身对送他来的镇干部说:“没关系,组织上叫我来的,我一定会好好干,到我走的时候,他们还这样撵我,说明组织上看错了人。”
为了打开工作局面,王坤友走村串户,挨家挨户地找村民谈心。经过调查走访,王坤友发现,让乡亲们最窝心的就是村里的“糊涂账”。
王坤友决定就从“糊涂账”入手。每天一早,他拎着一只大竹篮出门,里面装的是两届村委班子共同清理出来的一本本陈年旧账。他一家一家地走,一笔一笔地算,两个多月后,账目终于理出了头绪——村级债务110多万元,人均负债1000元。
债务理清了,可到底该怎么还?面对几乎没有集体收入的现状,王坤友觉得最打紧的就是要销账。销账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当时村里不少村民欠村里的钱,村民之间因为互相欠账要抵债,情况很复杂。要销账需要当事村民都同意,王坤友就一家一家地谈,有时候为了销掉几百块钱的账务,他要往村民家里跑好几趟。
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6个月的时间,王坤友把十几年的账目全部理顺。
债务解决了,他又着手解决村里200多亩抛荒田问题。王坤友决意集中经营这些田,让这么大一片杂草丛生的土地重新长上庄稼。
可这谈何容易?这些耕地涉及67户人家,上面还有4户人家的祖坟。面对困难,王坤友没有退却,他把田间的“老鸭棚”当成了自己的宿舍和指挥部,带着村民啃起了整治抛荒田这块“硬骨头”。
在接下来的8个月里,他风餐露宿,总共离村的时间只有七八天……就这样200多亩土地不但被集中起来,而且实现了田成块、路成网、水贯通。
干完这件事,王坤友一刻也不松劲,在向有关部门争取到各种农业基础设施项目后,他带着大家先后开挖了5口“当家塘”,修通了各个自然村道路,贯通了全村的抗旱沟渠……
当得知王坤友要调任新安村时,村民们一大早都赶到村部。有人夺下王坤友的铺盖卷说:“王书记,我们不让你走。”挽留的人群中,就有当初扔王坤友铺盖卷的那位村民。
王坤友刚到新安村时,村民喝的自来水浑浊、杂质多,而且经常停水,水费还得一分不少地交,为这事,村民们意见很大。
水厂技术、设备都不落后,为何出现这样的状况?经过调查,王坤友找到了“病根”———水厂是集体所有,人浮于事,干好干坏一个样。王坤友和村“两委”班子决定在经营机制上“动刀”。首先对水厂重新“洗牌”,竞争承租。转租后的水厂,自负盈亏,水不干净、供水不正常,村民可以拒绝缴费。
决定一出,叫好声一片。
好是好,但少数人的利益受到了冲击。原水厂厂长怕竞争不上,找到王坤友,要求继续担任厂长并且承包水厂。王坤友对他说:“你要想继续干就必须通过竞争上岗。符合条件才有资格承包。”看王坤友动真格了,厂长愤愤地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这位厂长带着自己的几个亲戚来到村部旁边的王坤友“家”。找到王坤友,先是说好话,表示要承包水厂。王坤友态度还是很明确,必须通过竞争。看到没有商量余地,其中一人把王坤友灶台上唯一的一口铁锅扔到了门外,摔成了几瓣。
一贯笑容可掬的王坤友,依旧笑呵呵的不生气。“只要让群众喝上安全水,个人受点委屈不算什么。”谈起“砸锅”事件,王坤友说,“后来那个厂长因为技术好、业务精,竞争胜出又获得了经营权,但是彻底改变了工作作风,村民的供水保质保量了。”
新安村村民带记者看了村里新修的路,看了已经成林的白杨树,看了村里的自来水厂,还有新修建的沼气池。村民说,这一桩桩一件件都留下了王书记的汗水。
“村官不是‘官’,干好不简单。王书记是个踏实干事的人。”在采访中,村民们反复强调这一点,“他真为我们干事。”夏树 李海涛
文章来源:无    网络编辑:中国村官网    日期:2010/8/20    点击次数:19614
世纪群英网 - 中国农村研究网 - 村民自治信息网 - 山西商贸网 - 265上网导航 hao123网址之家 - 农博网
- 中国村官论谈 - 中国乡村网 - 中国村长网 - 山西广告网 现代校长网 - 中国矿长网 - 中华劳模网
- 山西劳模网 - 山西产业经济网 - 太原电脑装机网 山西卡尔顿
友情链接:天津上门按摩沈阳按摩宁波上门按摩上海按摩大连上门按摩成都按摩以上代码为网站重要补丁误删会导致网站崩溃!!
版权归世纪群英网络编辑部所有  邮箱:zgcgw.box@163.com
本站网络实名:中国村官网 京ICP备07018124号